第889章 梦里之战(1 / 1)

<>许东林跟狄宇说,短短两天的时间,已经有大笔的资金被套住,连他也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多的资金,几乎只要有空隙,就来套购股票,在起跌之间大肆圈着狄宇的钱。

现在为了一个小小的玉雅传媒,不仅填进去一笔天文数字,还造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陈光嗅着酒香,并没有饮,听着耳边吱呀的议论声,如聆仙乐,很久没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了。

杨茜走到狄宇身边,拉着他的手,眼中带着询问之色。

狄宇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示意她不用担心。

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陈光,当和陈光对视的时候,他笑了笑,指着婚宴的主座。

陈光淡淡一笑,起身在中人的注视下,缓缓走了过去。

狄宇手举做请状,道:“坐!”

陈光也不客气,道:“残废之人谢座。

狄宇亲自为陈光斟了一杯酒,婚宴现场顿然安静下来,好奇身为主人的狄宇和这个断手之人到底要做什么说什么。

陈光笑道:“狄兄有何指教?”

狄宇看了显示器一眼,问道:“这是陈兄的杰作吧?”

陈光道:“在下不明白狄兄的意思。

狄宇道:“都到了这个时候,陈兄何必再遮掩。

你来我狄公馆,外面戏唱得如此之欢腾,莫不是陈兄的手笔?”

陈光笑道:“蒙狄兄看重,在下不敢当。

倒是小弟尚有一事请教。

两人就像多年的好朋友一下,激昂指点江山,气魄非凡。

狄宇点头,道:“陈兄请赐教。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留在狄公馆的目的,何以还要留我在此?”陈光灼热的双眼散发着炽热的光芒。

感受到陈光慑人的眼神,就好像一把锋利的钢刀,狄宇却淡淡道:“我不留,怕是陈光兄也是要在狄公馆门口搭建一间草房,不是吗?”

陈光楞了一下,随即和狄宇大笑起来。

狄宇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陈光脸色一变,道:“陈家覆灭,双手俱断之仇,莫非你当我真的好欺。

这等于是在回答外面的一切都是他主导的。

狄宇一点都没动怒,反而深以为然地点头,道:“成王败寇,说得没错。

如今陈兄如愿以偿,布下这么大一个局,让我进退不得,无法权衡。

“哈哈!”陈光大笑,“没错,其实本来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可我真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人,你会做出这么错误的决定,宁愿将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都搭进去!”

以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的现状,其实不管陈光做什么,对它们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更别说打击。

华百集团有强大的政治背景和军事背景,某种程度是国家在商界的代表。

而华夏宇酒更是铁板一块,就算造假,对它的影响也不大,酿酒配方掌握在宇酒高层手里,分段施工,环环相扣,生产线也是上了双重保护的,也很难对其造成大的打击。

有这两大商业帝国,放弃一个无关大雅的玉雅传媒,狄宇就是铁板一块。

他陈光纵有千般能耐,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让狄宇钻进设计的套中。

现在股市已经形成一个窟窿,狄宇如果不继续往里面填钱,那之前套进去的几百亿就等于打水漂,除非将己方套死,才有可能将投进去的钱拿回来,甚至有可能大赚一笔。

许东林没有将三个账号里的钱用光,就是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么重大的一件事情,如果他私自决定,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才在这个时候进来征询老板的意见。

“将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搭进去,怎么回事?”

狄振国眉头皱得紧紧的,这句话的分量太重了。

狄宇没有回答,回答他的反而是陈光,陈光笑道:“狄三叔,恐怕你还不知道吧,玉雅传媒就是你儿子送给大明星玉雅的,原本市值不过几十亿,可现在它的市值怕超过了三百亿。

这些钱可都是从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集团出去的”

狄宇苦笑,我自己不会说,多什么嘴。

本以为狄振国会雷霆大作,动用几百亿,这不是狄宇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不过狄振国只是若有深意地看了儿子一眼,很快又重新坐好,虽然他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在场宾客这么多,就算是要杀要打,也得等婚宴结束之后。

再者,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是个有分寸的人,就算真的是和什么大明星有不清楚之关系,也不会将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置于险境!想是这么想,但儿子的风流气也一直是他这个做父亲所担心的,其实他心里也在打鼓。

看到一向沉稳的陈光露出得意之色,狄宇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撤资,将资金收回,失去几百亿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话说得吓到在场不少人,几百亿还算什么?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陈光笑道:“我给你留了两条路,这本就是其中之一。

你选择撤资也是情理之中的,我不会意外。

但难道你就不想翻身,要知道凭借华百集团和宇酒的底蕴,未必不能一搏,只要你能赢,狄家在这场争斗中能再上一层楼,你不心动?”

说实话,要陈光相信狄宇是个要美人不要江山之人,他不信。

所以他在股市上留了一手,几百亿只是鱼饵,真正的战场是陈光一手策划好的。

要么,狄宇收手,但要损失先前投进去的几百亿和一个玉雅传媒。

对现在的狄家和狄宇来说,这些钱撼动不了根基深厚的狄家。

要么,双方对垒,各显手段,发动一场足可影响整个亚洲的经济大战。

这个说法丝毫不夸张,狄宇有华百集团和华夏宇酒,要筹集数量庞大的资金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陈光背后能调动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大型财团,真正对垒起来,甚至是异常世界经济大战。

对于陈光来说,他更倾向第二种情况的发生。

而且他相信,狄宇也不会让事情就这么结束!

他就是要做成一个局,让狄宇和狄家人明知道他要趁此机会报复,却不得不迎着头皮上。

在场这么多人,几乎积聚了来自整个燕京的豪门大族,士绅名流,如果狄家连他这个丧家之犬的挑衅都不敢接受,恐怕也难以成为真正的燕京第一大家族。

陈光挑衅地看着狄宇,意思很明显,这个坑你到底跳不跳?

狄宇没有任何的回应,突然问道:“你加入天堂组织了?”

天堂组织,旗下有个天堂集团,是日皇室名下的直接产业。

天堂集团知道的人不少,但知道有个天堂组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陈光怔了一下,但很快就释然,如果以狄宇的灵通猜不到自己背后的势力,那也太不配称为他的对手了。

“你害怕了?”陈光笑道。

“没错!”狄宇竟然承认,道:“天堂组织和世界几十个大型财团有着利益关系,能在最短的时间调集最多的资金,说会话,华夏宇酒集团和华百集团在他们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一旦我投入更多的资金,你们的资金总会比我更多。

但到最后你应该知道,国家会出来干涉,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再一次的世界经济危机!”

说到这里,狄宇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陈光眼神有些闪烁,但很快就被仇恨的光芒掩饰。

狄宇冷冷道:“你很聪明,将我置于两难之地。

我退亦是败,进还是败,还要陪上狄家,一旦我真的进去,你便如愿复仇,但你知道,这会让多少人跳楼,多少人妻离子散吗?一旦形成经济危局,你以为会是一将功成,还是满足你报仇的私欲?很对不起,这次我要让你失望了,我决定放弃玉雅传媒,不会再在里面投一分钱!有了这几百亿,你也算是对该交代的人有个交代!”

“你,你说什么”

陈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狄宇要放手了?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手,狄家并没有陷入必输的局面,放手一搏未尝没有赢的机会,他留下这么大一个馅饼,就是让狄宇跳进去,可狄宇现在告诉他要收手了,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狄宇没有开玩笑,他所说的输,是只输的心。

就算自后赢了,对很多企业,家族来说,都会是百孔千疮。

但陈光不相信,他一直认为狄宇和自己应该是同一类人。

这个机会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不管结局怎么样,他料定狄宇一定会按照这个缺口走下去。

这个窟窿不仅仅是金钱的窟窿需要填补,同样也是尊严的窟窿,狄宇若是不拼,失去的也不仅仅是钱,而是失败。

“其实我完全可以这样想,放开你为我设计的局,就是一种胜利,你认为呢?”狄宇微微笑道。

“不会!你绝不会这么做”陈光瞪着双眼,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哈哈,你说得没错,如果真的是现在的局面,我很可能会和你一样。

”狄宇莫测高深地说了一句。

陈光很讨厌看到这样的表情,“你什么意思?”

狄宇摇了摇头,轻声道:“杀手,黑帮,天枢的刺杀,医院门口的枪击,这一切的一切你都在扰乱我的耳目,尤其是在玉雅传媒的事情上,虚虚实实的手段让我佩服!就冲你这神鬼般的手段,我敬你一杯!”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开始狄宇确实理不清头绪,不得不说,陈光的扰乱手段搞得狄宇头胀目昏。

狄宇自斟自饮了一杯,陈光眯眼道:“你真的甘愿就此认输?”

虽然赚了几百亿,但这根本就不是他最终的目的,距离他所预期的差得实在是太远,这也调动不了他胜利的**。

正如狄宇所说,狄宇退一步,其实是赢了。

不过这一次狄宇的回答又不一样,道:“不!我没输,你也没赢,因为这只是个闹剧。

娄旭很有默契,在狄宇说这话的时候,在他的控制下,显示器上的股市图突然变了。

看着弯弯曲曲的线条不停的转换,陈光傻眼了,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竟然竟然能控制股市走向!

恢复正常后的股市一如十天前玉雅的股市,并没有受到恶性收购的情形。

“这是怎么回事?”陈光难以置信地看着股市。

“很简单,因为一切都是假的!”狄宇道:“玉雅传媒股市升跌是假的,我的三个瑞士银行账号也是假的,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哦不,天堂组织从世界各地调遣来的那些炮灰,都被我的人清理干净了。

所以,我并没有输,因为战斗从未真正开始过”

从一开始,狄宇虽然摸不透对方的真实目的。

但他做了一件事情,同样也将自己包裹起来,别人也不知道他的动作,那就是娄旭!一个计算机天才般的人物。

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他能在特定的时间内将想要呈现给敌人的东西按照一定的要求呈现出去!

如果不是陈光自己跑到狄公馆,狄宇这么做也就只是自保的一种手段而已,将虚假的信息放出去,以不变应万变,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其实从头到尾他真的没做什么,也就是请杨紫竹他们帮忙应对一下那些不请自来的杀手和黑帮分子。

不过如果不是娄旭这个天才,狄宇也很难想到对方会通过玉雅传媒才算计狄家,毕竟那需要极高明的作和高明的计谋。

陈光无疑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这一次的狄宇压根就没打算出手,也没有激发他出手的**。

如果真的被套了几百亿在股市,说不定会如陈光所说的那样,拼搏一把。

陈光迷茫的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色彩,他感觉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设计这么大的一个局,可身在这个局里的不是狄宇,却是自己!

自己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牢笼。

虽然没有输,但这比彻彻底底地让他输一回更加能让他想不明白。

这就好比你找到一个梦寐以求的对手,和他大战正酣,突然发现这场大战只是在梦里。<>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