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很好看(1 / 1)

<>云娘穿了件比较贴身的晚礼服,带着帽子,比较耀眼一点的礼服不太相称,所以着装还是比较随意的。

饶是如此,还是无法掩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艳丽光芒。

“老盯着我看干嘛?”云娘被狄宇的眼神盯得有点发虚,其实她很了解男人,非常了解,这种目光代表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欣赏,不过她被训练多年,和多年在男人之间打交道的经验,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完全是女人向男人撒娇的样子。

尤其是声音柔而媚,让狄宇这块钢铁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最近我没事上上网,不知道谁说女人打扮得漂亮,就是让男人看的。

”狄宇开动车子,看似随意地说道。

“那你是说我好看咯?”云娘像是要故意这么看着狄宇。

“很好看!”狄宇一点也不违心。

“也包括我额头上的伤疤?”云娘痴痴地瞧着他,在她的额头上有个十分可怖的十字伤口,伤口深可见骨很明显。

狄宇手脚控制着刹车和方向盘,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云娘,看着她被帽子遮挡的额头,好一阵才笑了笑,道:“你额头上的伤还没好吗?”

这句话让本来满面红润的云娘顿时变得惨白,紧张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按说那么深的伤口,连骨头都被磨损了一大块,怎么可能能好?

狄宇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可这笑容在云娘看来,却有些毛骨悚然。

她看着狄宇的眼神,又急又担心,可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急得眼泪都掉下来,可见尤怜,可惜狄宇此时看着前方,到了拐弯处,根本没看到云娘的变现。

“你你早知道了?”云娘的声音有些哽咽。

狄宇这才发现到云娘的异常,转头看到她眼泪欲滴,苦笑道:“我又没怪你,哭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

云娘惊喜,下意识抓着狄宇的手臂,道:“你真的没怪我?”

“哎呀,我怪你做什么,第一次看到你的伤疤我就知道是假的了!怪你的话还会让你进宇酒吗?”狄宇无奈,其实有时候跟聪明人在一起也是有苦恼的,就好像现在,云娘从他的眼神和表情就瞎想到这么多的东西。

当然,并不完全是瞎想,只是想偏了。

云娘惊道:“什么?你第一次就知道了”

“废话!就你那点本事能瞒得过我吗,要不是发现你那个假伤疤,我”狄宇连忙闭口,那次在云娘的住处,几乎将云娘的身体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那种尤物,将她脱了个精光,没有**是不可能的,当时狄宇几乎就要把持不住了,虽然未必真就将她给办了,但最终打消狄宇念头的是她头顶上那个叉子形状的伤疤假伤疤。

当时他判定伤疤是假的,毕竟没有真个验证,但很快从后面云娘的表现他就肯定了。

“你就怎么样?”云娘得知狄宇没因为这个怪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来了兴趣,她是聪明女人,当然听得出来狄宇的话没说完,她甚至已经猜到狄宇想说什么,试探道:“我记得当时你可是要将我那个的,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打消了念头?”

之所以说她聪明,云娘深知她和狄宇现在对对方的信任度来之不易,如果因为这一点狄宇不再信任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咳咳!”狄宇轻咳两声,他觉得云娘自这次自己回来胆子大了不小,敢调侃自己了,还真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刚才明明眼泪都掉了下来,现在又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云娘自然不是非偪着他说出口不可,她了解男人,抿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她终于看到狄宇和正常男人同一面的地方,这让她格外的开心。

“慈善舞会在哪儿?”狄宇问道。

“枫叶会所!”云娘道。

狄宇正要打转盘,云娘突然说道:“先去接沈瑶。

“沈瑶,她也去?”狄宇好奇问道。

“你和肖彤不在的这段时间,都是她在帮我忙呢。

”云娘娇声道。

“别说得这么好听,没给你带来麻烦就成。

”狄宇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沈瑶进宇酒的时候都还没毕业,年轻又没经验,怎么可能给云娘太大的帮助,没给她麻烦就不错了不!准确来说,肯定是给云娘带来麻烦过。

“嘻嘻,她不是你的小姨子嘛,也算是半个老板。

其实我也够为难的,你说一个老板娘,一个是老板娘的妹妹,我给你看着宇酒如坐针毡呀。

云娘打趣道,不过这两个老板娘自然不一样,前一个是肖彤,后一个是杨茜。

狄宇腾出一只手,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还别说,云娘跟她们公事,要不是肖彤和沈瑶都好相处,还真不是个好处境。

想到这个环节,他只好对云娘报以歉意一笑。

云娘随即笑道:“没关系啦,一开始沈瑶确实没什么经验,不过她很好学,经常加班加点,每天都比我晚下班,刚来的那一段时间整个人都瘦了许多。

而且她很聪明,学东西很快,有这方面的天赋,不然你以为我和肖彤会将一个部门交给她来管理吗?”

“那就好。

”狄宇没再多说什么,这样他也放心多了。

云娘见狄宇没什么兴致,本来打算将帽子摘下,将那个伤疤的伪装卸下来,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无视那两道可怕的伤疤。

其实在燕京为天堂组织开设皇帝赌场的时候,她就做过一个磨骨和植皮手术,尽管没有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但也只留下一个小小的伤痕,而且在阳光下会闪现出淡金色,反增几分高贵,只可惜狄宇现在没这个眼福。

他还沉浸那一丝尴尬中。

沈瑶今天经过了一番刻意的打扮,其实也算不上多刻意,化了点淡妆,头发盘起来而已,只不过穿上的天使裙子格外的好看。

雪白的公主裙,给人纯洁和美丽。

没错,这是狄宇买给她和杨茜的那两套名贵的裙子,‘天使’和‘魅惑’当中的一套,天使。

狄宇这不是第一次看到沈瑶穿这套裙子,但他不知道沈瑶只在他面前穿过这套裙子。

以前也看过,看今天感觉就不一样,不一样的感觉。

也许和上次两人在被枪击时候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沈瑶,今天真漂亮。

”狄宇还是没有吝啬自己看到她时候的赞美。

“谢谢。

”沈瑶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你傻看什么,还不下去给沈瑶开门!算了,还是我去开门吧”云娘趁狄宇发呆之际,笑嘻嘻地去开门,故作一个开门小厮的样子,略显滑稽,弯腰低笑道:“沈小姐,您请?”

她避开将副驾驶的位置让给沈瑶,等她上车后自己则坐在后面。

副驾驶这个位置可有说道,如果一个男人开车载两个女人,副驾驶座位的女人比后面女人跟男人的关系更亲近。

“云姐,我坐后面就好。

”沈瑶低着头不敢看狄宇和云娘,自己跑到后面静静地坐下。

“你跑什么跑,你姐夫还能吃了你不成?”云娘抿着嘴,沈瑶的到来让她更放得开,公然开起狄宇和沈瑶两人的玩笑。

狄宇还好,沈瑶满脸通红,嗔道:“云姐你别瞎说。

“我又没说什么,你心虚什么?”云娘上了车还是坐在狄宇旁边,偷偷瞥了狄宇一眼,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谁心虚了,你才心虚呢。

”沈瑶嘀咕道,只是也不知道云娘和狄宇听见了没有。

“你这裙子很漂亮,和你特别相配,眼光不错哦。

”云娘看着沈瑶的装扮,笑道。

“谢谢,你更漂亮。

”沈瑶笑了笑,只是不经意看了狄宇一眼。

云娘的眼睛很毒,看了看沈瑶,又看了看狄宇,眨眼道:“不会是狄宇送你的裙子吧?”

这个女人成精了。

狄宇和沈瑶几乎是同样的想法,这么快就猜到是狄宇送她的,还猜得这么准,太妖孽了!

“云姐你别误会,裙子是狄宇买给我姐的,这条是我姐送我的!”

沈瑶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向云娘解释起来了。

她也话也不算是骗人,说起来是狄宇买给她的没错,但当时要不是杨茜坚持,狄宇也不会一次买两件。

“哦,其实也差不多。

”云娘点了点头,只是这话听起来总好像有特别的意味在里面。

天使基金每次在慈善拍卖之后都会进行一次慈善舞会,距离上次在燕京的慈善拍卖已经一年多了,上次威尔逊通知过狄宇,这一次威尔逊并没有亲自过来。

不过就算过来,他也未必联系得上狄宇。

真亏了他们这对老板和员工,员工比老板有钱!狄宇从来都不关心天使基金的运作,有多少钱也都不在他的私人账户上。

慈善舞会很有规模,来了燕京城不少有钱人,俗称上流社会人士。

沈瑶和云娘两个大小美女一进舞会现场,很快就吸引到不少人的主意。

查理公司华夏分区总裁俞天新将酒杯递给身边的助理手上,抱着双臂,问道:“那两个美女是什么人?”

“总裁,左边那个是华夏宇酒现在的负责人,云娘。

“云娘?据我所知,华夏宇酒的老板不是肖彤和白荷吗?”

“没错,不过燕京这边,云娘深得肖彤信任,现在肖彤不在燕京,宇酒的事务基本上都是这个云娘处理。

“嗯,不错。

俞天新三十来岁,穿一套白,皮肉的卖相很不错。

而且他喜欢美女,眼界十分高,一般的女人难以入得他的法眼。

看到极品美女的时候,他同样不会忽略美女旁边的男人,他指着狄宇问道:“那个家伙是谁,挺年轻的。

助理仔细辨认了一下,摇头道:“不清楚,我去问问。

“狄先生,您来了?”

狄宇和沈瑶,云娘刚步入会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过来亲切招呼。

“你是?”狄宇好奇地看着他。

“狄先生,我是慈善舞会的负责人杜商,这次燕京的慈善拍卖和慈善舞会都是由我负责的。

威尔逊先生跟我提过您,之前他给您发过邮件,但没有回复,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

哦,如果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对我说”中年人笑道。

“哦,我知道了。

没事,你忙你的,我陪朋友过来的!”狄宇指了指旁边的云娘和沈瑶。

云娘他是认识的,请帖还是他亲自去发的,华夏宇酒现在不仅仅是在燕京,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华夏宇酒都已是声名鹊起。

“那个狄先生,威尔逊先生搜罗了些小物件,说要是您来了可以看上一眼,喜欢的话就留下。

”杜商冲云娘和沈瑶微笑示意,随后对狄宇说道。

狄宇看了沈瑶和云娘一眼,小声道:“我先去一趟,稍后来找你们。

狄宇跟杜商离开了舞会,威尔逊这家伙是个经商奇才,从全世界各地搜罗不少好东西,东地西卖,再给那些有钱人弄个‘英雄纪念碑’,让他们心甘情愿交情。

自从去年狄宇和白荷在拍卖上弄了几颗粉钻,威尔逊按照狄宇的要求,在上面分别刻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十个字,狄宇给肖彤她们每人送了一颗,多余的都还放在家里。

这一年多威尔逊从搜罗的东西中又给狄宇留下了几个小玩意儿,本来在给他的邮件中说了这事,但狄宇都不知多久没去查收了,反正天使基金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赚钱。

“云总,能请你喝一杯吗?”

见狄宇离开,俞天新紧接着就过来了,玉娘好奇地看着他,眼睛灵动,好像是在问他是谁!俞天新向侍应生打了个响指,随手端了两杯酒,递到云娘沈瑶面前,笑道:“请容我自我介绍,在下俞天新,查理华夏分区总裁。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云娘点了点头,和他礼貌地握了握手。

哪知俞天新这人捏着云娘柔弱无骨的小手竟然舍不得放开,云娘顿时皱着秀眉,几次微微用力都没能挣脱,不悦道:“俞先生,请您自重”

“哦,哦!对不起,云小姐实在是美若天仙,在下一时情急失态,还请你千万不要怪罪”不得不说俞天新这个人在无耻之后还能神态自若地处理自己的尴尬,如果是一般的女人,不仅不会反感他的失态,反而会自信自己的魅力。

云娘不是一般的女人,将刚才接过来的酒又重新放在侍应生的托盘上,冷冷说道:“不好意思,俞先生。

前面有我朋友我过去打个招呼”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离开了,留下怒火中烧的俞天新。

,这女人太清高了!不过俞天新很快就注意到一个雪白恍若天使的沈瑶还站在原地,恢复微笑,躬身道:“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沈瑶的美丽丝毫不亚于云娘,尤其在这种舞会,带给任何人的都是一股清新感觉。

沈瑶微微笑道:“俞先生你好,我叫沈瑶。

非常中规中矩的回答,还抿了一口从俞天新手上接过的红酒,那样子别提有多诱人了。

看得俞天新心花怒放。

“沈小姐今天真是明耀照人,不知在下能否有幸和您共舞一曲?”俞天新伸手做邀请状。

本以为沈瑶会一口答应,哪知沈瑶却摇头说道:“对不起俞先生,恐怕你没这个荣幸。

“为什么?”俞天新脸色一变。

“因为你刚才过来的时候连正眼都没瞧我一下,女人都不喜欢成为备胎。

”沈瑶嘻嘻笑道。<>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