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俗称(1 / 1)

<>“狄先生,二爷请您去客厅相见。

”下人见狄宇驻足转身,躬着身体,指着另外一个方向,意思是狄宇走错方向了。

狄宇毫不介意,笑了笑,指着那几朵隐约可见的梅花,笑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名下人回答:“这是梅园,载了几株梅花。

狄宇道:“那个,我可以观看一下吗?”

下人为难道:“狄先生,这梅园一般不让人进去的。

狄宇是二爷杨剑波点名要接待的贵客,他又不敢将话说得太死,以免得罪客人。

只是这梅园从来都不让下人靠近,人多便手杂,想来是怕人为对这些梅花造成破坏。

这几株梅花是从西南老家运过来的,主人对其很珍爱。

“呵呵,我就站在门外看,不进去。

”狄宇微微一笑,转身朝‘梅园’而去。

慢慢靠近那扇门,半株梅树呈现在狄宇眼前。

花复瓣或重瓣,淡黄色或近白色,微黄,萼绛紫色,这次看得很清楚。

越靠近花香越明显,不是很浓,而此时琴声也越来越清晰,狄宇竟然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细细倾听,“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

想不到在s市这种俗地还能见到和听到如此景致,缓缓睁开眼睛,此时整个梅园已经完全在狄宇的视线里。

七株梅,全都是相差无几的品种,此时正是梅花开放的好时节,一朵朵梅花傲立风中,算是杨家一路走来的一大奇观。

很快,一个白色的背影吸引了狄宇的目光。

在墙角一名身着白色裙子,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端坐在一面古琴前,纤纤玉质轻轻拨动,一个个的音符从她的手指尖流传出。

只可她带着白色的面纱,看不清她的模样。

但狄宇敢肯定,她不一定是个绝世美女,但一定蕙质兰心,清丽脱俗。

只见她眉黛之间透着一股灵气,在这七株梅花中间,显然是最绚烂耀眼的那一株。

看那几缕青丝不再面纱的束缚之中,淘气地跑了出来,微风袭来,发丝清扬说不出来的别致。

她的皮肤很白,白得很纯洁,令人忍不住就想将之和这梅园中的白梅相比。

“狄先生,您还是快快随我去见二爷吧,他在正厅早已等候您了。

”狄宇一时看得入神,身后的下人小声提醒一句。

“哦,好!你前面带路”狄宇梅也看了,弹琴的人也见了,心满意足,反应过来,伸手示意那人带路。

“门外是谁!”就在这时,琴声戛然而止,传来一个轻轻的责备之声。

声音虽轻,狄宇却顿时停住了脚步。

声音轻柔,也是华夏女人一种美的展现,“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天籁之音,跟玉雅有得一拼!”玉雅的声音一直被广大歌迷誉为天籁之音,是公认的事实。

瞬间的想法一闪而逝。

很快,那名雪白长裙的女子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下人连忙低头说道:“棂小姐,这位是二爷今天要宴请的客人,狄宇狄先生。

刚才经过梅园,听到棂小姐的琴声,这才过来”

“我不是说过,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梅园半步吗!”白衣女子打断了下人的话,柳眉微蹙,似乎极为不悦。

不过她的目光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在狄宇的身上停留一下,完全将他这个大活人当成是空气了。

狄宇连忙歉意道:“这事怪不得他,是我听闻美女你是小姐你的美妙琴音,又被几朵梅花吸引,想要靠近领略一下。

白衣女子这才注意到狄宇的‘存在’,细一打量之后,声音如美妙的音符吐露出来:“你是什么人?”

狄宇笑道:“我叫狄宇,不知小姐芳名如何称呼?”难得文雅一回,狄宇脸上的笑跟堆起来的差不多。

“狄宇?没听说过。

刚才听你的意思,莫非知道我这院子里面种的几株梅花,似乎对音律也有研究?”白衣女子没有说出自己的‘芳名’,反而有些好奇地看着狄宇。

“呵呵,略知一二吧。

”狄宇莫测高深地略略抬头挺胸,俗称‘装b’,不过既然要现,那就现到底,“其实这个院子里,不管是梅花,还是刚才的曲子,都稀松得很,并没有出奇之处。

梅花是黄香品种里面的曹王黄香,不过小姐这里的黄梅倒是很不错,淡黄渐去,只遗半白。

至于刚才你弹奏的曲子,也很平常,虽说是十大古曲之一,但大多数人都是能听懂的。

狄宇若有若无地注意到白衣女子的神色,说到这里的时候,明显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失望和不屑。

他很理解,失望自然是自己这番话没说出她想听到的答案,不屑是说得太肤浅的。

“不过”狄宇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白衣女子下意识接道。

狄宇面含微笑,用手拿捏了一下西装的袖口,整了整,说道:“不过这圆中倒是有一处最奇特的景观,让在下叹为观止。

白衣女子更加的鄙夷,说道:“你不会是在说我吧?”

狄宇顺口接道:“自然是因为小姐你。

白衣女子眼中一闪而逝的凌厉,哼道:“肤浅!如果你是我家的下人,就凭你刚才说的话,早就将你的双腿打断了。

这美女竟然都不给自己夸她的机会,也不知是真清高还是假清高。

狄宇摇头,一本正经说道:“小姐你这样就不好了,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就对我下了定论,似乎对我有些不公平吧。

白衣女子此时已经不想听他胡说,冷冷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狄宇深以为然,抚掌赞道:“小姐说得没错,这是很有科学道理的。

如果狗嘴里吐出象牙,那肯定是超人类的杂交品种。

白衣女子杏眼一蹬,楞足半晌,这才面现怒容,喝道:“你”却不知你什么,也许是不知道怎么骂人。

狄宇在心里啧啧称叹,美女就是美女,连动怒都是这么好看。

他板着脸,严肃道:“这位小姐未免有些蛮不讲理了,好歹我也是你们家的客人,这还带着礼物来的,主人还没见到,就被你这一个小丫头训斥,这难道是杨家待客的道理吗?”

白衣女子楞了一下,没想到他的脸色转变得这么快,细细一想,忍着怒气,深深锁眉,说:“那好,我就让你说说看,如果只说一些俗话,休怪我赶你出门了!”

赶我出门?还轮不到你这样一个小丫头做主。

他心里嘿嘿一笑,脸上却故作不悦,说道:“既然如此,我便说说。

白衣女子有些恨,这话说得好像是自己求着他说一样。

可刚才自己已经表示让他继续说下来,此刻不好再打断他的话了。

狄宇却好像没有看到她暴怒的迹象,娓娓说道:“这院子的梅花和小姐刚才弹奏的曲子本身确实没有什么珍贵之处。

但贵就贵在是小姐你弹的”

“你还能说得更恶心一点吗?”白衣女子狠狠瞪着她。

狄宇不以为意,双手背负,竟然大摇大摆地走进梅园,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说:“小姐弹奏的不是现代版的‘梅花三弄’,是我以前没听过的。

不过我猜想应该是根据明代朱权编辑的‘神奇秘谱’所记载的东晋时桓伊所有的笛曲,自己改变的琴曲。

琴曲本身是要赞颂梅花的洁白和傲雪凌霜,以表节。

纵观这间梅园,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小姐冷清高傲的性子和这园子里的梅花互相印证,相得益彰,小姐洁白的皮肤,美妙的身姿和园子里的白梅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是以在下才被琴音吸引,忍不住想一观奇景,奈何一不小心入了迷,才被你家这位门卫出声提醒,如此才打扰到小姐的雅兴,在下在这里再次致以诚挚的歉意。

不知道这样的说法小姐满意与否?”

说完定睛地看着眼前的这位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有些出神,这番细说通篇都是对她的溢美之词,然而竟然让她生不出半点反感。

狄宇夸了她的身材,皮肤,心性,让她忍不住都进入到这番评论之中,自我观赏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夸人的方法,实在是找不到半点瑕疵。

而且他对音律还真是精通,看来先前是自己小看他了。<>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