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买椟还珠(1 / 1)

<>“噗!”“噗!”

s市夜晚的海边,很远很远望去,都可以看到海里的风浪很大,这几天受到东南海台风的影响,s市格外的清凉。

至于海边的情景,没有灯亮,加之风浪,‘淹没’了这里每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砰!砰!砰!

如果靠近海边,可以清晰地听到练拳的呼呼之声,也可以看清楚一个人影在黑夜中飘动。

今天,狄宇又开始练拳了,而且练的就是一直不能练的太极拳,这些天他都在潜心练习太极拳。

左脚开立,两手前平举,屈腿下蹲,这是太极拳的预备式。

太极拳的预备式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可以用最轻松的方式,调整身体的状态。

“白鹤亮翅!”

收脚抱手,退步向后,坐腿转腰分手,虚步分掌。

“左搂膝拗步!”

右手前摆,转腰摆臂收脚,屈臂上步,弓步搂手推掌。

“左单鞭!”

转腰坐腿带手,收脚抱手,转身上步穿手,弓步平云手,坐腿转腰平云,勾手收脚,转身上步,弓步推掌。

“左琵琶势!”

跟步摆臂,坐腿挫手摆臂,虚步合手。

“捋挤势!”

移脚活步穿掌,弓腿抹掌,收脚捋手,上步搭手,弓步前挤。

一连五招,先柔后刚。

每一招到最后都能听到破空的声音,柔到极致变刚猛,太极拳式最凌厉!太极拳共有四十二手,狄宇之前虽然没有练过,但记得清清楚楚,凡是得不到的东西往往都会觉得十分的珍贵,狄宇越是练不了太极拳,心中就越是惦记。

这一次和杨剑波比斗,让他领悟到了明柔劲力的运劲法门,明柔之力与日俱增,练太极拳早已不在话下。

只是东方朔还没有来得及指点他,以及将东方家第十六代家主东方悟的武学心德手札借他品读。

否则他就应该知道他这练明柔劲力的法门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而他也将多学会一门武术,那就是软气功。

狄宇吸附水珠的力量,其实就是一门软气功。

佛教之坐禅冥想,道家之养生功,也是一门软气功,狄宇不知不觉间已和佛道两家的某些宗旨相接触。

软气功不需要紧绷肌肉,将心念注意在深长呼吸上,使之无旁念。

慢式太极拳路及中国武术南拳门派咏春,最初入门练习之第一套拳路小念头,即属此类。

软气功不需要大量消耗体力便可以加强肺气量,亦可运动各处肌肉,包括人体内部之半随意肌,活动和被动人体内部之脏腑器官。

但这种功夫极难练得,没有心境的融合,困难不是一点半点。

狄宇能自悟这种法门,只能说有很大一部分气运在里面。

他现在还没发觉到这门功夫能将明柔劲力推向一个新的高峰,继而将无数引领到更高的境界。

狄宇体会明柔劲力的练法主要还是练太极拳。

以至于日后他才知道,自己这是在买椟还珠。

但不管如何,狄宇现在练起太极拳来,更加的事半功倍。

一套太极拳打下来,掤、捋、挤、按、采、挒等十数个动作,可以说他的太极拳立刻就能登堂入室。

太极拳的动作徐缓舒畅,要求练拳时正腰、收颚、直背、垂肩,有飘然腾云之意境。

清代拳师称“拳势如大海,滔滔而不绝”。

太极拳很重视练气,就是修炼人体自身的精神力,这是太极拳作为内家功夫的特点之一。

而这也是狄宇的太极拳精进之快的原因,他现在习得明柔劲力的法门,练太极拳,绵掌之内的功夫会产生意外的效果。

太极拳的八种劲法中,掤劲是八劲之本,练太极拳不能须臾离开此劲。

它是弹簧力,又如水托舟,如戥称量;是知觉力,一切外来之力皆藉其辨别方向、大小。

其他七劲不过是方位和作法不同另有所称。

所以狄宇每打一式,总能让空气发出爆破声。

这掤(bing)劲在狄宇使来,便有如此效果。

狄宇收势,轻轻呼了口气。

每练一回太极拳,他都能感觉到十分的轻松,身心都能达到‘顿空’的感觉。

这几天不少次他都触摸到了‘空灵’的感觉,而且每次都是在习练太极拳的时候产生的。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狄宇在东方朔的密室受到老庄思想和意境的影响,让他在练太极拳的时候有如神助。

而每次达到空灵的感觉的时候,他脑海就会出现一些片段,是一些除了东方月的片段,也就是说他想起了很多失忆前的人和事。

但这并不就是说狄宇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

相反,现在的他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以至于让他练功都无法再练下去!

“看来我有必要回燕京一趟了!”

狄宇看着大海,脑海里面有父母,妹妹,叔伯等亲人的影子,也有肖彤,杨茜,白荷,玉雅,许凝珊等诸位红颜知己的影子,至于娄旭这些生死兄弟,他反而记得比较清楚,没有什么需要了解的。

失去哪些,他就要找到哪些!

所以狄宇打算去一趟燕京,很多模糊不清的记忆片段都在那个地方,他相信自己能在那个地方找到失去的全部记忆。

“肖彤.”狄宇现在还记得那个很特殊的女子,最近关于她的记忆片段也不少,她和狄芸,云娘是自他失忆后进入到他视线的人,他决定先找肖彤,然后再去狄公馆找狄芸。

东方朔的书房。

“你说什么?”

当东方月将她的猜测说出来的时候,东方朔震惊了,“这下不好了!狄宇肯定是知道你接近他是有目的的,这才不声不响的离开,要是他将这件事情告诉娄旭,恐怕会跟我们反目为仇”

“谁接近他是有目的的!我说过,我从来没骗过他”东方月怒道。

“你冲我发什么火,你是没骗他,但如果他以为你欺骗他呢!这小子性格比你还倔,完全是一根筋。

”东方朔很是不悦回了一句,自己不过是呵斥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狄宇就一副要跟自己拼命的架势,天知道听到昨天他们父女的对话,这小子会怎么想,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狄宇在东方家为东方月做的一切,包括几次田木珏上门求亲,杨剑波上门求亲,他都恨不得杀了他们就可以看得出来,狄宇有多在乎东方月。

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如果他真的认为女儿欺骗了他,谁晓得他会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

东方朔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娄旭会因为狄宇的态度和东方家反目成仇,那是东方朔最担心的事情,娄旭这些人的实力太可怕了,真要和东方家作对,别说和三大隐武世家争霸武林,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未知之数。

“他才没有你想的那么笨,你以为你那点心思他看不出来吗?”东方月冷嘲热讽。

“嗯”东方朔微微一愣,这话提醒了他,狄宇一直以来在乎的人只有女儿东方月,至于自己这个‘准岳父’,他还真一点都不看在眼里,自己的心思是如何他又怎么会在乎呢。

也就是说,他唯一在乎还是女儿东方月!“那他为什么还要不声不响地走掉?”

东方朔不解,东方月昨天说得很清楚,她没有欺骗狄宇,也是真的喜欢他,既然这样,狄宇的出走就有些离奇了。

“我不知道”东方月沮丧地摇了摇头,良久都没有说话,突然间,她b视着东方朔的眼睛,冷冷说道:“要是因为你的关系他嫉恨我,他怎么嫉恨我,我也会怎么嫉恨你的!”

说完砰的一声甩门而去。

东方朔苦笑一声,这都哪儿跟哪儿,怎么跟自己又有关系了。

不过他没有生气,可以看得出来,女儿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以前发发小姐脾气也就发了,现在不同,一旦坠入爱河的女人往往会失去很大一部分‘理智’的。

问题在于现在谁也没搞明白狄宇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东方家。

娄旭还住在东方家,而且也没找到狄宇的下落,显然他也还不知道原因,至少狄宇还没联系他。

这不禁让东方朔有些担心起来,万一这个时候羊舌家的人或者田木珏,李家的人对狄宇有什么动作,情形将更加的糟糕!

燕京,在狄宇前往燕京的途中,肖彤遇到她人生最大的困难,或者是她人生最重要的戏上演了。<>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