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变化(1 / 1)

<>云娘以为狄宇已经死了,黑脑什么都不告诉她让她和沈瑶回京,她更加认定这个‘事实’。

这些天她也就没有注意s市这边的情况了,帮助肖彤管理宇酒酒业的同时,也下了决心为狄宇报仇,绝不让李家的人好过。

可她原来私底下经营的力量太弱小,如何能和李家这么庞大的武林家族相抗衡,思来想去,也只有杀一些无关紧要的李家子弟,嫁祸给东方家了。

“你说什么”云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张脸像凝固的冰,没有丝毫的表情。

“我说他没死,现在好好的!不过就是头部受了点伤,暂时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不过他的任务还在继续,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做破坏他任务的事情,否则我就杀了你!”黑脑很无奈,也怪自己没将这件事情告诉她。

可云娘本身就经营了自己的势力,谁知道她回去后一点都不关注s市的事情,闷声不响地就去报仇了。

虽然很无奈,但最后那句杀她的话却是千真万确的,她要是继续捣乱,为了狄宇和组织,他不会姑息纵容。

事情真要弄到自己无法把握的时候,狄宇和组织搞不好这次都得搭进去。

钓鱼的人,最怕遇到被鱼拖下水的情况,那样的话,鱼饵也会没有了。

狄宇,现在就是黑脑的鱼饵,非常金贵的鱼饵。

“你没骗我?”云娘还是有些不信。

“在组织连老狼都不质疑我,就算我骗你,你也得当真的听!我给你下最后通牒,马上给我到s市来,并让你的人取消所有针对李家子弟的暗杀行动,否则我立刻通知燕京方面,杀了你!”

黑脑也来了脾气,在组织从来没人敢质疑他的话,可这个女人一再挑衅他的底线,真是哎!女人,就是麻烦。

挂了电话,黑脑有些头痛,这什么破任务,来s市全都是为女人头痛。

任务目标东方月是女人,瞎搀和的云娘也是女人,还有那个女人,那个让他身心都受到折磨,至今仍然挥之不去的落夕阳。

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将云娘调到s市来,放在自己身边比较保险。

以前他不懂女人当然,现在他还是不懂女人,女人做起事情来总是那么疯狂,那么的令人费解。

你说云娘和她手下就那么几个人,这一招可真是狠,不制止她,指不定搞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没把别人搞迷糊,自己这方人先迷糊了。

云娘得知狄宇还活着的消息,脸上的冰寒瞬间释放,黑脑最后动怒正好说明狄宇还活着。

是啊,狄宇若是真的死了,组织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呢,他可是首领啊。

“只是,他头部受伤,失忆了?那岂不是不记得我了嘛!”

不管怎么样,狄宇还活着,就好,就好。

云娘左手手指扣着右手手指,笑脸绽开,来回在房间踱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现在的她更像是个小女孩儿,心情无法平静下来。

一会儿傻笑,一会儿沉醉,良久才从这种状态清醒过来。

醒来之后,她迫不及待订了去s市的机票,同时让手下人全都‘散去’,既然狄宇没死,那再针对李家子弟的暗杀就没有必要了,而且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马上去s市看狄宇,能看他一眼,知道他还活着,云娘就心满意足了。

云娘是个非常心高气傲的女人,可她的经历又注定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

这辈子,她都只能为这个男人而活了。

就说这段时间,云娘差点又回到过去,狄宇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狄宇改变的不仅仅是她的生活,还有她的生活心态,这是她一直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狄宇不在了,无论是生活还是生活态度都将消失,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突然间被人剥夺,而剥夺她一切的李家,云娘又怎么会不报复?

不仅要报复,还要大大的报复,不惜一切。

燕京,除了她,肖彤这段时间也是愁眉不展,心中总是惶惶的感觉。

狄芸在前往s市之前来见过她,并告诉她狄宇受伤的消息,尽管狄芸回来说狄宇暂时安稳,她的心还在无法安定下来。

肖彤要去s市找狄宇,狄芸却告诉她哥哥在办很重要的事情,打消她去s市的念头。

狄芸安抚她的做法,效果并不怎么样,肖彤很善察言观色,知道狄芸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了她,这些天她对到底要不要去s市,一直都徘徊不定。

董事长办公室。

随着宇酒的逐步壮大,宇酒酒业就在前一段时间正式更名为‘华夏宇酒集团’,肖彤原来总经理的身份也上升为宇酒集团的董事长。

宇酒现在是家大业大,尽管有云娘这个超级协助帮她管理,分担了很多的事情,可肖彤还是不能轻易离开燕京。

只不过狄宇消息不明,肖彤上下班都没多少精神。

刚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便又发呆了。

女人坠入爱河,其实跟坠入陷阱差不多,只是这个陷阱是个温柔之乡,让人迷醉。

一旦感觉这条爱河的水变浅,女人就会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

肖彤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

无精打采,心早就不在这里了。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肖彤的深思,肖彤深吸一口气,强打精神,喊道:“进来。

进来的人是云娘,不过今天的云娘看上去有些不同了。

肖彤之所以有强烈不好感觉,也是因为云娘自s市回来的‘改变’,她回来了,狄宇却杳无音讯,尽管她和狄芸都带来了狄宇的‘消息’,可她就是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娘,有事吗?”肖彤轻声问道。

“肖彤那个,我想去一趟s市,来跟你说一声。

”云娘没有说狄宇的消息,相当于是来请假的,说得也很随便。

肖彤一直没将她当‘下人’,反而处处和她像朋友一样相处,真心相待。

现在她们还是住在一起,狄宇在大兴的那栋房子里。

称呼没有改变,关系越来越好。

听云娘要去s市,肖彤的眼睛一亮,身体下意识前倾,殷切地看着云娘,问道:“是狄宇让你去的吗?”

“这个”云娘有些支支吾吾,狄宇现在都失忆了,都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

“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肖彤心中一紧,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紧张地看着她。

“不是,不是!”云娘连忙摆手,但一想也不是完全没事,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哎呀,你倒是说话呀,难道要急死我不成”肖彤满脸愁云,云娘越是这样,她却是担心。

云娘沉吟片刻,她还从来没见肖彤这个样子过。

肖彤给她的感觉一直是很沉稳的那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充满了高贵,却又非常的平易近人,每次看到她和狄宇在一起,云娘都会打从心底羡慕。

“肖彤,你先别急,这事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狄宇现在很安全,只不过他好像失忆了!”云娘想了很久,还是打算将事情告诉肖彤,一来这样瞒着她总是不好,她比任何人都有权利知道狄宇现在的情况,至少云娘是这么认为的。

二来,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一出燕京的李家子弟被暗杀,风起云涌,各方势力都很关注这件事情,只有跟这件事情有着极大关系的狄宇反而轻松和安静,而且毫不知情。

“狄宇,现在我们去做什么?”

从电影院出来,东方月很自然地挽着狄宇的手,从人群分离开来,几乎是拽着他走的。

狄宇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刚才去吃冰激凌,看电影,他很想问东方月还要不要去玩更‘小孩子’一点的玩意儿。

天天看她打拳,这哪里是真正的武林高手,根本就是一个青涩到不能再青涩,单纯到不能再单纯的小女生。

这些天他几乎和东方月朝夕相处,说来也奇怪,东方月像变了个人似的,不知道的人以为狄宇赖在东方家,是他缠着狄宇,其实更多的时候反而是东方月缠着狄宇。

狄宇表现得也很自然,他感觉自己跟东方月在一起是对的。

这样做是目前他认为最对的一件事情!

所以,情况也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他们完全像一对热恋中的恋人,难以分开。

“你又想去哪里?”狄宇回头看了她一眼,看电影之类的事情还好,他最怕的就是逛街,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不管有没有钱,都喜欢购物。

而且就算不买,她也很喜欢逛,很喜欢看,你说世界之大,物品种类千千万万,能够让人产生好奇或者购买**的数不胜数,一件件的去看那不是欣赏,而是纯粹的找罪受。

这几天狄宇受的罪可不小。

“哎呀,不去逛街,瞧你这样子,跟我逛街很丢脸吗?别人想请我去,我还不给他们面子呢!”东方月白了他一眼,狄宇虽然没语言抱怨,可表情抱怨更让她不悦,嗔道:“去吃东西,我饿了!”

吃东西好,不仅不费体力,还能补充体力。

这是狄宇今天听到最好的消息了。

他现在完全没有被‘包养’的觉悟,自从醒来之后,狄宇的吃穿用度可全都是东方月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充当的是小白脸的角色,而且哪个小白脸能靠上东方月这种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相貌有相貌的女人,狄宇还敢抱怨,应该要好好加强一下‘思想’学习了。

要怪只能怪狄宇本身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现在不怎么喜欢想问题,一切怎么简单怎么来,失忆地他完全脱离了环境和身份的禁锢,就像草原上自由自在的野马,在他的潜意识里不想被再套缰绳。

所以东方月不仅是他的‘生活寄托’,更成了他的感情寄托,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对东方月的感情主线变化很明确。

他和东方月,一个是记忆尘封,一个是还没意识过来,实际上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很自然的恋人阶段,就差没有点破了。

英雄和美女,其实就像干材和烈火,只要一点点火星就行。

狄宇不管是英雄也好,枭雄也吧,在东方月的心里早就有英雄的影子,尤其她还是练武之人。

电影院旁边就是一个西餐厅,很有档次,也很有气氛的那种,特别适合恋爱中的男女在看完电影后来这里加深感情的培养。

“狄宇,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学武吗?”饭桌上,东方月又一次忍不住问了出来。<>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