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终于死了(1 / 1)

<>“这”这一次狄宇有点犹豫了,还真是个问题,拿玉雅的公司换云娘…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答案,说道:“先拿马氏传媒换你,再用其他的手段拿回马氏传媒送还玉雅我说你这些都是假设性的问题,现在问来有什么作用吗?”

狄宇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以他对云娘的了解,不应该问这么多假设性的问题。

“没有,我就是想知道。

”云娘给了一个很是模棱两可的答案。

“哦。

”狄宇点了点头,现在他只求云娘能尽快淡化这一次给她带来的痛苦和伤害,还有对自己的不信任,她爱问什么就问什么,对云娘用惯了恐吓的手段,也该换换了。

“你在干什么!赶紧解决了他,回去了。

”狄宇见白斯竟然连刀都不用了,单纯用空手和青龙对打,倒是打得很好看,你来我往,势均力敌。

“你不留活口!?”云娘惊问,青龙是组织最接近核心的人,如果能让他开口,对狄宇来说,一定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她不明白狄宇为什么不留活口,在对付组织方面,这对人比她的作用强了百倍。

“他不会开口的!”狄宇淡淡说道,从青龙的行事手段,到刚才那一番交锋,他就看准了,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人都怕死没错,但有些人选择走的路,时刻都准备赴死,就算不杀他,在关键的时候他要自杀狄宇和白斯也未必拦得住,就算侥幸拦住,让开开口也难,既然这么难,狄宇还费这么多时间干什么。

其实杀青龙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云娘,他知道她最怕的就是青龙,不将这个人干掉,云娘会一直活在恐惧当中,一个日夜被恐惧侵蚀的人,即便是再聪明,也为狄宇做不了多少事情。

“喝!”

白斯听到狄宇的话,杀机顿显。

不过依旧没将他杀人如麻的短刀拿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不忠实执行狄宇的命令。

他的改变让狄宇觉得他从一开始就不像自己认识的小白脸,尤其是刚才打斗,他还发出攻击的指示!?

这不是传说中的比武较量,比在军事战场还要残酷,单纯的就是以杀人为目标,结果不是目标死就是自己死。

白斯分明不想用刀解决战斗,但狄宇还抱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他只能将刀又取了出来,看着近卫文淡淡说道:“青龙!算你运气好。

他要出刀了!在他看来,用刀杀了青龙是近卫文的运气。

“大言不惭!”青龙冷笑,他暂时落了下风,但白斯要杀他不是说句话那么容易。

“是不是大言不惭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斯不咸不淡,心里生出无尽的邪恶。

他的刀很快,死在他的刀下,或许连痛苦都没有,确实是不错的死法。

但他的刀…除了杀人,还能干点别的。

刀光如影,白斯动了杀机,刀就如同注入了灵魂,完全不似先前那样,左右开弓,就像黑暗中两片亮光,活灵活现。

“嗯!?”近卫文神情一变,一股不好的感觉萦绕心头。

“嗤!”一声,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右臂的肩上中了一刀,巧合的是中刀的位置和刚才他在云娘手臂上留下的位置相差无几。

这一次他没之前好运,刀子不仅划破了他的衣服,也掀起一片血肉。

疼痛让他的精神和动作迟缓了,可正是这一点点的迟缓,他今天要交代在这里,成了必然。

深夜的一刀!

快如闪电的一刀!

结果了近卫文的生命。

白斯左手的刀刃,残留了一点点的血迹,刚才就是这把刀划过了近卫文的脖颈噗!鲜血不能在顺着人体的血液流程,在流经青龙脖子的时候飞溅出来,轨道被切断,血液循环这么重大的工程自然也就受到了阻碍,直到工程停止。

近卫文到死都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的出刀能力可以如此诡异,杀自己的刀在敌人手上,就像跳舞。

他现在很肯定,这把刀杀人真的不痛苦,从中刀到他倒地,到呼吸静止,伤痛的感觉不到一秒。

可惜他不能告诉白斯自己的亲身感觉,这可是白斯一直很想知道的事情,自己的刀杀人到底有多不痛苦!

“哎!习惯性动作,害死人呐。

”白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他的本意是想好好折磨一下青龙的,可没想打着打着,就回到从前杀人的样子,一个不小心就划破了他的脖颈,完全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他想要从狄宇那天在迷情酒吧告诉他的出刀速度领悟一点什么,可惜没个像样的对手。

狄宇低头看了云娘一眼,看到她一直盯着整个杀人的过程,说道:“这就是青龙!他的死,让你解脱了。

以后在你的世界里,不再有青龙,不再有组织,你一定能过上普通人的日子。

“是啊…他终于死了。

”云娘的双眼失神,对人来说,当美好的东西离开自己的世界,会感觉到惆怅和感伤,而邪恶的东西消失的时候,在大脑深处也会出现短暂的盲区。

白斯蹲下,将其他十二份转让协议取走,又在青龙身上搜索了一阵,除了一个号码都没储存的手机,一无所获。

云娘现在才知道狄宇的判断是对的,就算活捉他,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走!”狄宇、白斯和云娘三人离开。

白斯开车,狄宇依旧抱着云娘坐在后面,不是要占便宜,也不是狄宇抱顺手忘记放下来了。

是云娘多处骨头被伤及,任何位置的移动都能让她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在云娘的脸上还有淡淡的失望,她最憎恨和惧怕的青龙是死了,但青龙死得太平静了,他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云娘对这个组织同样很熟悉,他们的办事方法依旧让她忌惮。

但狄宇的想法不同,敌人是不可能消灭干净的,别说很难从青龙口中得知什么,就算真得到,也无法根除这个苦心经营了至少二十年的组织。

这个组织和地狱组织有形似的地方,那就是树大根深,好比现在谁要根除地狱组织,无异于痴人说梦。

减少一个敌人就少一份威胁,他干掉青龙就只能这么想了。

可惜的是,青龙没让方锐、徐泽明和郭东志他们解决,狄宇答应他们的事情食言了。

以云娘为诱饵他也是迫不得已,青龙太狡猾了,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想要再捕捉他,就没这么容易了。

车上,云娘艰难地移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有什么动作。

狄宇连忙说道:“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云娘看着他,迟疑了一下,说:“我想将面具摘下来”“面具摘下来做什么?”狄宇不解。

云娘想了想,低声叹道:“我不想再带着这张面具,想恢复本来的面貌。

既然狄宇答应让他完全脱离之前的生活,那这张面具也就没什么用了。

狄宇点了点头,这张脸确实也不太方便,走在路上也不知道能让多少人撞到电线杆子上。

低头在云娘脸上摸了几下,云娘有些闪躲,不过在狄宇低头解面具的时候,她还是偷偷看了几眼,就几眼而已。

面具十分精妙,和人体表皮结合的地方看不出丝毫的痕迹,这种高分子制成,通过人体表皮呼吸快速转变的精密表皮,解下来还真是费劲,狄宇摸摸索索几分钟才完全剥离下来。

看着她额头上硕大的疤痕,狄宇摸了一下。

“不要!”云娘紧张得出声阻止,脸红了一下。

“怎么害怕了,你不是说想以本来面目示人吗?”狄宇心里好笑,不过这两道疤痕确实太可怖了,谁能想到刚才还是美轮美奂,现在却有点触目惊心了。

云娘摇了摇头,没说话。

车很快开到狄公馆,云娘看到狄公馆的大门,惊呼道:“你带我来你家里!?”

她很诧异,非常诧异。

没想到狄宇竟然将她带来这里。

“是!你的伤很重,我要请宋医生为你治疗。

”狄宇点头,他要让云娘尽快恢复,减少痛楚。

“宋医生!?”云娘不知道他说的宋医生是谁。

狄宇恍然,解释道:“是以前专门给我们家老爷子看病的医生。

哦对了,他还是国家几个重要领导人的私人医生,你放心他的医术很高明,对于骨伤的治疗,世界上极少有人能超过他。

“啊!?”云娘惊慌失措,一听是国家领导人的私人医生,心中震惊莫名,还有点异样的感觉。<>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