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冰肌玉骨(1 / 1)

<>赌局开始,在所有人的默契下,狄宇和白斯分开,陈光和陈耀东分开,云娘和近卫文分开而坐,最后的次序分别是狄宇、云娘、白斯、陈光、近卫文和陈耀东。

这样的次序,都是对对方不信任的举动,陈光和陈耀东,狄宇和白斯,云娘和近卫文都不可能玩太明显动作。

荷官洗牌,发牌,所有人盯着他,一副牌拆开,顺序依次是黑桃一到十三,红桃一到十三,梅花一到十三,方块一到十三,抽掉两张鬼牌,共计五十二张。

荷官开始洗牌,众人就开始记牌了。

赌牌第一招,记牌。

谁记得的牌越多,赢得几率越大。

洗完牌,众人记了个大概,荷官示意众人下底,每人五十万。

六人各丢了五十万筹码,共计三百万。

豪赌这就是。

第一局,第一轮。

每人各得一张底牌,和第一张明牌。

云娘获得首叫,奈何只陈光跟了两轮,其他人都早早的盖牌了。

第二局,第三局连着数局都是草草收场,即便是大牌也玩得不大,输赢最多也是千万上下,这跟皇帝赌场每局都要过千万的规矩相比,简直太小儿戏了。

云娘不发话,陈光、狄宇都不说话,就连日本人近卫文也保持沉默,赌局继续这么保持着。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彼此在试探,赌局还没有真正开始。

云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不仅要及时接收狄宇的讯息,还要接受陈光传递的讯息,突然感觉一只手攀上自己的大腿,浑身颤了一下。

她将视觉和听觉运用到极致,等待狄宇和陈光的‘命令’,可偏偏忽略了触觉,敢如此‘光明正大’占她便宜的人除了狄宇还能有谁!

余光瞥了狄宇一眼,发现他若无其事的在玩牌,可恶的是他的手指竟然将自己的短裙撩起,手开始在敏感的大腿上抚摸。

“他到底要干什么!是戏弄自己吗?”

云娘忍着怒火发不出来,如果大家对她的观察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她晶莹的耳朵都变成了粉红色。

云娘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不经意盖了牌,一只手顺势去端桌上的红酒,另外一只手悄悄伸到桌子下面,死死摁住狄宇一点都不消停的手。

狄宇真有种偷情的刺激,第一次潜入到云娘的闺房,除了重点部位以外都看了个遍,唯独没有好好摸上一遍,此时摸来只觉得滑不留手,稍一用力就会滑脱出去一样,云娘的肌肤保养得太好了!

不过这不是他最初的目的,只是中途忍不住想研究一下人体艺术,顺便探讨一下商机,究竟什么样的沐浴露能让一个女人的肌肤嫩滑至此。

云娘见自己的手摁住他都阻止不了他,心里到了爆发的边缘,但很快他就发现狄宇的食指在她腿上划拉,她马上就判断出狄宇是在向她传递消息,可这也太大胆了,万一被别人察觉,这个局中局就泡汤了。

正当云娘集中注意力想看看狄宇写什么,当她用触觉读出来的时候,直想拔出一把刀将狄宇给杀掉!

你倒狄宇写的什么竟然是‘冰肌玉骨,触手润滑’。

云娘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露陷,无论是陈光的局还是狄宇的局中局都无法进行了。

对于近卫文的出现是狄宇没有料想到的,赌局多了一个是敌非友的人,变数就增加了。

两人的信息传递在最短的时间完成,怕引起众人疑惑,云娘先将手拿了起来,哪知狄宇脸皮厚一城墙,没了她的束缚,他更加的肆无忌惮占便宜。

云娘实在是忍不住,想踢他一脚,却临时改变主意,突然站起身,终于摆脱了狄宇的大手,这还不止,她愤怒对狄宇喝道:“狄公子请你自重!”

狄宇被她这番举动吓了一跳,这女的疯了,这不是告诉陈光,刚才他们在桌子底下干过什么吗?看到云娘的举动,陈光、陈耀东、近卫文包括白斯在内,全都盯着狄宇!

狄宇暗叫糟糕嗯?他突然又有种想笑的冲动,想起云娘刚才的话,再看看自己讪讪拿上来的手,这不仅不会引起陈光他们的怀疑,只会更加误导他们,谁都只会往一个方向想那就是狄宇色心大起,就在刚才肯定做出侵犯云娘的举动,而云娘无法忍受才站起来喝止他的!

这样一来,陈光等人就更不会想到狄宇和云娘才是这场赌局真正的‘合作关系’。

狄宇不得不在心里称赞云娘,这样一来不仅摆脱了自己占她的便宜,还更让陈光对她深信不疑,还光明正大的呵斥狄宇!呵斥他这个云娘平常不敢得罪的人!

经过这一幕,陈光对云娘更加的相信,而狄宇也难得生出不好意思,在这种情况下,云娘还坚定站在自己这一边,如此唐突她反倒是自己的不是了,不能再占她的便宜要占也要等赌局结束。

他闷骚的想着。

狄宇看着众人,不好意思笑了笑,解释道:“位置太小,手不小心放错了地方!抱歉,抱歉。

无耻!

众人全都在心里暗骂一声,说换小桌子的是他,现在嫌地方小的也是他。

陈光心中暗忖,狄宇应该不是这么一个不讲分寸的人,在这个时候侵犯云娘应该不是简单的起色心,难道是在试探自己和云娘?一想到这里,陈光就觉得很有可能,虽然他所认识的狄宇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但做起事情来,绝对不会受女人的影响。

因为陈光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绝对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所影响,所以他将狄宇想成跟他一样。

他连忙摆手笑道:“狄兄果然是风流人物,依我看云小姐跟你倒是般配,自古英雄配美人嘛!云娘自是天仙般的人儿,狄兄英雄的大名如今燕京谁不传颂,哈哈!”

前段时间的赛车,狄宇一战成名,如今正是首都城内争先恐后欲见一面而不得的英雄。

陈光这话自然不是赞他英雄,言中之意对狄宇刚才侵犯云娘的举动不仅不介意,反而鼓励。

云娘心中冷笑,真是愚蠢到极点的家伙。

但转念一想,其实陈光已经很聪明了,哎,怪只怪他遇到一个比他无耻百倍,奸诈百倍的家伙,谁拥有这样一个敌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她已经开始为陈光的结局臆测。

云娘坐下后,有了刚才那个细节,狄宇再有什么小动作,众人也混不在意了,只以为他还是在占云娘的便宜,而云娘极其配合,偶尔脸上露出薄怒,偶尔皱皱眉头,偶尔倾倾身体做躲避样子,似乎他们在下面真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现在最苦闷的是云娘,经过刚才的事情后,狄宇更加放肆的做一些‘小动作’,一部分是跟她沟通信息,另一部分应该算做是真正的‘沟通’了!好几次都是故意于她,直让云娘面红耳赤。

而现在她再有什么动怒的举动,其他人也都不关心了,占了便宜也是白占。

不知不觉,狄宇桌上的筹码已经堆了起来,他‘心不在焉’,反而赢了不少钱,从筹码的堆积情况来看,少说也赢了四五千万。

他之所以能赢并不是狄宇已经发挥他的赌技,相反从头到尾狄宇完全是乱来!让他赢这么多钱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陈光。

陈光要掉狄宇,当然要用饵,这五千万就是甜头。

狄宇一直在‘侵犯’云娘,看到自己的筹码变多,哈哈笑道:“云小姐坐在我身边,这赌运果然是大大的好了!哈哈!”

陈光耸了耸肩,说道:“看来还真是这样,小弟现在都想跟你换位置了。

狄宇连忙摇头道:“那可不行!有云小姐相伴,就算输钱我也高兴。

只是这个玩儿法是不是太没趣了,陈光兄?”

陈光要钓他,狄宇只好伸出头让他钓。

陈光眼前一亮,轻哦一声,问道:“那依狄兄的意思是玩儿的太小了?”

“当然太小了!陈光兄,莫非你忘记了,前次赛车我就赢了五十亿!跟这区区几千万相比,你觉得有意思吗?”狄宇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吃惯了山珍海味谁还愿意去吃稻草。<>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