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英雄无悔(1 / 1)

<>秦子鸿是秦家这一代的家主,自秦鸣的爷爷过世,秦家的生意一落千丈,是狄宇让秦家起死回生,这笔账他记得很清楚,但有机会回报狄宇,他都会记住这个恩情的。

只是他有点迷惑,这次放弃竞价是不是真的给狄宇方便了?

秦子鸿想不明白,但他并不在意。

整个秦家都受益于狄宇,一副《空山新雨图》而已,和整个秦家相比,就算自己买下来送给狄宇又有何妨?

除了狄宇,任谁也想不到,这副国画竟然因为白荷的关系,这次拍卖只是个闹剧!

拍卖还在继续,接下来三件都是国外的一些油画,价格不算高,最多几百万就成交了。

不过狄宇却像在故意跟陈耀东较劲,刚才陈耀东在白荷叫价之后,他就咬了上来,狄宇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每次陈耀东看上的东西,他总要参合几次,而且都将价钱抬得很高,远远超过拍卖品本身的价值。

不过这些都是以白荷宇酒老板的身份竞价的,毕竟这次不光为狄家和华百集团扬名,也要为宇酒宣传一下,白荷也拍下了几件东西,总价值不超过一亿,还是在陈耀东捣乱的情况下竞得的。

一亿!这让白荷狠狠心痛了一下,一亿对她来说的确是笔不小的数目。

不过刚才她想拍《空山新雨图》送狄宇的时候,反而不觉得。

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影响和力量吧。

整个拍卖过程中,陈家和狄家的竞争一直都很激烈。

最激烈的一次是一副元青花的竞价,陈耀东和狄宇都不管价值,使劲将价钱往上抬,竟然高达数亿。

最后狄宇使了一次炸,突然放弃,让陈耀东硬是多花了几亿。

然而陈耀东还没意识到上当,之前狄宇买粉钻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狄宇跟天使基金的关系,也以为他多花了几亿。

他认为双方都多花几亿,算不得谁吃亏。

他是生意人,但跟狄宇的较量他却完全当成了意气之争。

简单来说,就是用钱买面子。

狄宇正是利用这一点,让陈耀东花了不少冤枉钱,陈耀东还以为为陈家争了面子。

当然,面子是挣了一些,花的代价也不小。

拍卖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卖出好几十件拍卖品,总价值超过数十亿。

这一次慈善之夜,不少人满载而归,买到好东西,又可以登上天使基金的慈善名流榜,不亦乐乎。

更乐的还是威尔逊。

这次邀请狄宇前来,没想到狄家和陈家这一较劲,除了那副《空山新雨图》不尽人意,其他的价钱都不错。

只是狄宇和白荷拍下的那几件东西,自然不能管他们要钱了。

拍卖会结束后,白荷要去为自己买的东西付钱,狄宇拉住她,说:“钱我付就行了。

“那怎么行!”白荷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登上慈善名流榜的人是她,又怎么能让狄宇付钱。

“听我的,回去再说!”狄宇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讨论,待会儿肯定有不少人来找他这个‘狄家公子’和白荷这个‘宇酒老板’,再不走,最后恐怕很难脱身了。

“还没付钱呢!”拍卖结束,总不能东西不拿,钱不付就走,虽然慈善之夜没签订拍卖合同,事后不会被告上法庭,但今天来参加的都是燕京名流,要是过后天使基金将他们拍了东西不付钱的事情宣扬出去,那名声就彻底臭了,而且这也是不守信用的做法,对宇酒和华百集团的声誉都有着很大的影响。

“呵呵,你就放心吧!不会将你白大小姐的名声弄臭的,上车跟你解释。

”狄宇拉着白荷迅速离开了拍卖会场。

“瞎说什么!”白荷冷着脸,有点生气,气狄宇这么小看她。

不过,还是跟着狄宇离开了。

狄宇临时叫来的卫兵司机,见狄宇和白荷回来,连忙下车替他们打开车门。

狄宇让他开车先送白荷回家。

“你又搞什么!现在总可以说了吧?”白荷虽然没参加过拍卖会,但也知道,没谁拍卖完就离开的。

“以我跟威尔逊的关系,以后付账不成问题。

”狄宇笑道。

白荷这才想起狄宇跟天使基金执行主席威尔逊关系不菲,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之前的好脸色。

“你,怎么了?”狄宇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太好,不知道自己又哪儿得罪她了。

“没什么!今天我拍下的东西,按照比例,百分之十五的钱我付,到时候我转账给你。

”白荷语气冷淡,看也不看狄宇。

她跟狄宇各占宇酒的百分之十五和百分之八十五。

“小荷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跟你要分得这么清楚吗?”狄宇很是无奈。

“你是你,我是我!得分清楚点。

”白荷丝毫不为所动。

狄宇苦着脸,上前拉她的手,女人又变得‘深不可测’了,真搞不懂她又生什么气。

刚一触碰到柔荑,白荷就甩开了,并将身体移开,好像狄宇是凶神恶煞,避之唯恐不及。

小气也是女人的天性,不小气的女人不是好女人,哎!

“小荷,我的好小荷!我错了还不行吗?是我不对,惹你生气了,你就原谅我吧!”狄宇一副苦哈哈的模样,就差给白荷跪在地上了,那神情说不出来的诚恳,比小学生全班做检讨还要认真,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有了深刻的认识!然后狄宇却在一番求饶之后,突然说道:“不过,你总得告诉我,我到底哪儿错了吧?你好歹让我死了也不至于做个糊涂鬼”

“扑哧!”白荷听到他后面的话,再也忍不住喷笑而出,暗骂他搞怪。

笑了,那就是没事了。

狄宇心虚的抹了把汗,小荷荷就是难以捉摸,变脸都赶上川剧绝技了。

“让我原谅你也行,不过”白荷的眼珠子突然一转,机灵地看着狄宇。

狄宇的脸抽搐了一下,看着表情就知道不会有好事,白荷怎么也跟妹妹一样,会打鬼心思了?“不过什么?”明知有陷阱他还要往里面钻,男人啊贱贱真健康。

白荷满脸兴致地问道:“在拍卖那副《空山新雨图》的时候,你明明很喜欢那话,为什么不参与竞争,是不愿意跟那个周总争吗?”

她下意识认为不是这个原因,但又想不明白狄宇为什么不竞价。

那十颗粉钻,他肯多花几亿,说是送给自己,但白荷却从没这样的奢求,现在也是这样想。

她多年在商场打交道,察言观色也算有点眼力,她不明白的是狄宇对《空山新雨图》的兴趣明明高过粉钻,却宁愿花十五亿拍下粉钻,而不去竞购价钱更少的《空山新雨图》。

白荷能感觉到狄宇对自己的喜欢,自己对他也很有好感,但并不意味着她对狄宇的了解就多,相反,她总是觉得狄宇很神秘,这种神秘总让她心中充满无尽的想象,想要去更深层的了解。

“这个问题?”显然,狄宇没想到白荷会问这么问。

“怎么,很难回答吗?”白荷看着他。

“哦,那倒不是!”狄宇想了想,神色一凛说道:“我是很喜欢那幅画,看到它能让我心境空明,沉醉在雄壮的山石,清新的细雨之中,身心就像得到洗涤。

“那你为什么又不买下来呢?难道是因为钱不够?”白荷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狄宇买粉钻用了十五亿,她才有这样的疑虑,毕竟宇酒现在赚到的钱也不够这么挥霍的,而狄宇在狄家也只是一个三代子弟,华百集团的钱也是说用就能用的。

“不是钱的问题。

”狄宇摇了摇头,脸上出现一丝落寞,和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沧桑感。

白荷心口一紧,这样的狄宇是她从未见过的,她在想什么伤心事,还是在思念他亡故的女朋友?

“傅抱石的真迹千金难求,是真正的国宝。

落在我手中,只能玷污了它。

”狄宇叹道。

玷污?白荷没想他会说得这么严重,从周明贤对狄宇的态度可以看得出来,狄宇无论对字画还是其他古玩都很精通,之前对空山新雨图他也是朗朗上口,大加品评,就像是他自己的东西一样,熟悉得不得了。

既然如此懂这幅画,又怎么能算是玷污呢?自古英雄配美人,宝剑赠英雄,在白荷看来,狄宇能这么懂《空山新雨图》,被他不是相得益彰吗。

白荷没有说话,她似乎看出狄宇还没说完,果然狄宇苦笑一声,看着她说:“小荷,如果我说我以前做过很多的坏事,你还会喜欢我吗?”

他所说的坏事,自然是杀过很多的人,沾满了鲜血。

这倒不是后悔,英雄无悔!<>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